【淼川】谁平难平意——双十一的狗粮到了请签收

一场云收雨歇。
罗淼将两人和床铺收拾干净,再把迷迷糊糊的唐川抱回床上。怀里的人儿把脸埋在他的胸口,含混不清的嘟囔:
“纵使太阳和星月都冷了,群山和草木都衰尽了,香炉的微光还在记忆的最初,在任何可见和不可知的角落,温暖地燃烧着。”*
谁平难平意?
罗淼用头拱了拱唐川的颈窝,终于用一个别扭的姿势做了个好梦。
梦里,星星毁了野比大雄的房间,而穿着粉色宇航服的格鲁握住了月球。
*——林清玄《愿你,归来仍是少年》

评论
热度(7)
© 栗子蒙布朗 | Powered by LOFTER